注册新会员立即登录图书试用网: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宣传平台!
图书试用网品牌出版频道
免费送畅销书
在线客服 帮助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出版频道 > 书业动态 > 正文
博库促销
京东促销

三联书店出版“幌马车之歌”系列作品

2018-6-5 7:26:44陈麟来源: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编辑:何桂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讯“幌马车之歌”系列是我国台湾作家蓝博洲的两部纪实文学作品,其中《幌马车之歌》创作于1988年,当年即获“洪醒夫小说奖”,长期位居我国台湾图书畅销榜。著名导演侯孝贤根据该书拍摄了电影《悲情城市》《好男好女》。《幌马车之歌续曲》创作于2016年,延续了《幌马车之歌》的主题和风格。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幌马车之歌》问世30周年之际出版了最新增订版,并首次推出简体版《幌马车之歌续曲》。

5月25日,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北京举行了“非虚构的台湾往事:书与影像——《幌马车之歌》系列新书座谈会”,邀请蓝博洲与作家陈建功、毛尖等嘉宾,就“非虚构写作的标本”“文本与电影的张力”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幌马车之歌》在寻访幸存者及其亲友并搜集查阅大量机密档案的基础上,描绘了客家籍台湾革命青年钟浩东短暂而炽热的一生——从反抗日本殖民统治,到九死一生回国投身抗日,再到为改革献身教育事业,最后慷慨赴死,为理想牺牲。《幌马车之歌续曲》则讲述了和钟浩东几乎同时期的3位青年李苍降、蓝明谷、邱连球的生命故事。他们出生于日据统治下的殖民地台湾,自年幼起就具有强烈的抗日精神与祖国意识。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努力通过各种途径投身到抵抗外来侵略者、争取民族独立与自强的历史浪潮中。

重现历史:非虚构写作的一个标本

“幌马车之歌”系列是典型的非虚构作品,形式上,两本书均以各位受访者的口述直接回溯到已经远去的历史现场,而在主题和内容上,又都关注我国台湾近现代史,尤其是湮灭无闻的“二二八”与“白色恐怖”。难能可贵的是,作者没有采取宏大叙事的手法去简单勾勒一个历史框架,更没有盲从于被政治和诸多外在因素不断修改的各种“说法”,而是以活生生的人作为线索,将个体的生命史放入大历史的背景中。通过大量采写亲历者的证言,搜集整理各个时期的档案文书等史料,蓝博洲向读者展现了他“重现”历史的野心与努力。

如果说30年前蓝博洲采取当时还被称为“纪实文学”“报告文学”的形式来进行他发掘台湾史的工作,是一种“重现”历史之责任感的本能追求,那么近年来,“非虚构”写作在公众视野和讨论中的不断升温就有了更多样化的原因,但清楚的是,非虚构由于其对现实慧眼独具的注视和高超别致的叙述技法越来越占据了不容小觑的地位。“幌马车之歌”系列在体裁与形式上无疑属于典范性的“非虚构”作品,作者高度自觉的文体意识不言而喻:受访者轮番的叙述,日记与文学作品的摘引,报章的记叙以及各种民间、官方文书档案的引用,乃至作为“边角料”的“口述证言采访记录”“大事年表”等,都是重现历史现场的有机构成,昭示着作者对待这些具有生命重量之命题的真实与严谨。

身份认同:文本与电影的张力

如果说很多读者是从影像了解“幌马车之歌”及其背后的那段历史一点也不为过。《幌马车之歌》发表翌年,导演侯孝贤即创作了《悲情城市》并凭借此片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1995年,他又以《幌马车之歌》为题材,把压缩在《悲情城市》后半结局的时空重新再做处理,拍摄了《好男好女》,还获得当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提名。

可以说,随着历史的积淀,《幌马车之歌》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文本,而是同时具有了影像的维度,并在这两个层面之间创造了更多的张力与讨论。《悲情城市》试图描绘的是经历了“二二八事件”的台湾知识分子的心理转变,然而其真正的议题是“身份认同”。如果说蓝博洲通过不断重回历史现场要做的是追问被掩埋的记忆,侯孝贤则在电影这样一种艺术形式中试图追认一种心灵的和解。但值得庆幸的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文本和影像,以及彼此之间的矛盾与张力,才能使我们更加全面地去理解那段历史以及它在今天被不同群体塑造的面貌。

增订与续曲:未完的幌马车之歌

此次出版的“幌马车之歌”系列的两种作品,有增订也有续曲。相较于名声在外的《幌马车之歌》,完成于2016年的《幌马车之歌续曲》对很多人而言还非常陌生。书名之所以题为《幌马车之歌续曲》,一方面是因为书中的三位主人公李苍降、蓝明谷、邱连球和《幌马车之歌》中的主人翁钟浩东不仅生活在同时段的历史天空下,还有着类似的生命历程,他们有着深刻的交集。

另一方面也因为,作者本就是在采写钟浩东的生命史同时捕捉到了这些人的青春故事,而感到一定也要让他们的故事走出历史的尘埃。也因此,“续曲”的写作形式和前著保持了统一,尽管台湾版的《幌马车之歌续曲》2016年底才出版,但早在1988年,几乎和《幌马车之歌》同时,作者蓝博洲就开始关注书中几位人物的命运。以其中的“寻找六堆客家庄农运斗士——邱连球”为例,在这一章的最后,作者清楚地标记了全文的历史:一九九〇年二月初稿,一九九一年四月二稿,二〇〇七年十月三稿,二〇〇八年七月四稿,二〇一六年三月五稿,前后跨度近二十年,每一次重写的背后都是新发现了材料,或者几经波折联系到了新的幸存者和见证人,其中艰辛可见一斑。

正如蓝博洲所说:“我的‘寻找钟浩东’之旅并没有因为《幌马车之歌》的发表而停止。相反地,我的寻访足迹跨越海峡,深入广东惠阳、梅县、蕉岭、韶关、南雄、始兴、罗浮山区,以及桂林、北京等地,进行历史现场核实与进一步采集史料的工作。我们相信,此次三联书店推出的“幌马车之歌”系列作品将为这一未完的历史乐章画上一个动听的音符。

  • 我要展示
  • 我要投稿
  • 发布新书
新会员赠2000元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