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会员立即登录图书试用网: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宣传平台!
图书试用网品牌出版频道
免费送畅销书
在线客服 帮助中心
您的位置: 书讯网 >> 新书上架

吴钩作品《生活在宋朝》出版上市

老蒋/文  2015-10-27 8:32:51  来源:长江文艺出版社

吴钩作品《生活在宋朝》出版上市

图书试用网2015年10月27日书讯:近日,吴钩作品《生活在宋朝》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吴钩,腾讯“大家”签约作家,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著名历史研究者。主要关注领域为古代的政制与社会生活,习惯以社会学与政治学为分析工具,对正史野稗、前人笔记所记录的古代社会、官场细节及其背后隐秘进行梳理分析。在《博览群书》《书屋》《社会科学论坛》《二十一世纪》等刊物发表有多篇历史社会学随笔。

内容提要

这本书并不是告诉你这些“死”了的历史冷知识。作者想重新讲述宋代中国的三百年繁华,重新发现中国的文明传统,破除人们对宋朝的成见与偏见,再现一个“活”着的时代。本书关注的每一个故事与话题,都发生在800年前的宋朝,却又拨动着我们身处的现实社会的和弦,足以让你产生穿越时代的代入感。显然,这是一部史料丰富、文笔活泼、既有说服力、又有可读性的作品,比“╳朝那些事”更靠谱,比严肃的学术著作更生动。腾讯大家专栏作家吴钩新作,文史江湖的知名鬼才、人称“马亲王”的马伯庸倾情作序,《生活在宋朝》全方面展现一个跟你想象大不一样的大宋王朝。

章节试读

在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中,男主角最后挂掉的似乎只有《天龙八部》的萧峰一人(《雪山飞狐》中胡斐的结局是一个悬念,“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金庸先生死活都不肯透露半点口风)。萧峰的一生从头到尾都是悲剧——一种在不共戴天的宋辽关系背景下展开的悲苦宿命,他尚在襁褓之中便成了宋辽冲突的牺牲品,身世被揭开后又被视为中原武林的公敌,不得不远走关外。最后,为阻止辽国国主耶律洪基发兵南侵,在雁门关自杀身亡。小说写道:萧峰胁迫耶律洪基当众立誓:“于我一生之中,不许我大辽国一兵一卒,侵犯大宋边界。”随后萧峰大声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拾起地下的两截断箭,内功运处,双臂一回,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心口,登时气绝。这大概是最令“金粉”扼腕的小说结局了。曾有人问金庸:“乔峰(即萧峰)只能是悲剧,非死不可吗?”金庸回答说:“这是没办法的,天生的。他一开始生为契丹人,那时契丹与汉人的斗争很激烈,宋国与辽国生死之战,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这样厉害,他不死是很难的,不死就没有更加好的结局了。”如果金庸老爷子将萧峰的自杀解释为文学人物的性格冲突所致,哪怕说成是为阿朱殉情,我都觉得不无道理,反驳不得,毕竟这种文学性的解释权归作者。但金庸却将萧峰之死归因于宋辽关系,将关注点引向历史,那么我觉得我们就有理由来较真一回了,毕竟历史不是小说家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导致萧峰自杀的“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这样厉害”的宋辽关系,实际上是金庸虚构出来的。根据小说展示的时代背景,萧峰生活的年代,约为北宋哲宗朝(11世纪末)。这个时期的宋辽关系,即使不能说是友好,至少也堪称和平,绝不是处于不共戴天的仇敌状态。两国当然有过“生死之战”,不过都发生在北宋前期,“澶渊之盟”订立之前,那时候宋朝要北伐,辽国要南征,双方爆发了好几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时距宋哲宗时代已有百年之久,是陈年旧事了。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厌倦了战争的宋辽两国经过谈判,达成“澶渊之盟”。根据盟书以及之后陆续形成的协定,宋辽约为“兄弟之国”,地位平等;宋朝每年给予辽国岁币十万两银、二十万匹绢,“以风土之宜,助军旅之费”,类似于经济援助的性质(今人以为岁币是纳贡,不确);双方划清领土边界,在国境线上立下“石峰”(相当于今天的界碑),约定“沿边州军,各守疆界,两地人户,不得交侵”;又约定两国互不增设边防工事,“所有两朝城池,并可依旧存守,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创筑城隍,开拔河道”;约定司法上的合作,“或有盗贼逋逃,彼此无令停匿”,类似于罪犯引渡协定;双方在边境开设榷场,开展贸易。“澶渊之盟”的订立,给宋辽两国带去了一百余年的和平,其间尽管发生过一些冲突与纠纷,但基本上都能够通过和谈解决,并没有诱发战争。辽国边地若发生饥荒,宋朝会派人在边境赈济;每逢重大节日,两国均要遣使前往祝贺,并互赠礼物;一方若要征讨第三国,也需要遣使照会对方,以期达成“谅解备忘录”;遇上国丧,对方也要派人吊慰。宋真宗驾崩时,辽圣宗耶律隆绪(他是耶律洪基的祖父)闻讯,“集蕃汉大臣举哀,后妃以下皆为沾涕”;宋仁宗逝世,当大宋的使臣到达辽国报丧时,耶律洪基忍不住握着使臣之手,号啕大哭:“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今天有些朋友认为“澶渊之盟”是屈辱的城下之盟,是不平等条约。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在我看来,19世纪西方民族国家主导建立起来的近代国际关系,其文明含量也没有超出“澶渊之盟”的框架。不管今人如何评说,当时的宋朝主流意见,是从正面评价“澶渊之盟”的。真宗朝宰相王旦说:“国家纳契丹和好已来,河朔生灵方获安堵。虽每岁赠送,较于用兵之费,不及百分之一。”仁宗朝大臣富弼说:“自此,河湟百姓,几四十年不识干戈,岁遗差优,然不足以当用兵之费百一二焉。则知澶渊之盟,未为失策。”绝大多数的宋朝人都十分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愿意忍受每年给予辽国经济援助(这笔援助款,通过贸易顺差,实际上又回流到宋朝)。总而言之,自“澶渊之盟”订立到徽宗时代宋金秘密签订“海上之盟”这一百多年间,辽宋连一场真正的战争都没有发生,怎么可能如金庸先生所言:“契丹与汉人的斗争很激烈”,“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这样厉害”云云?那么在宋辽关系和缓的历史背景下,如果北宋真的有一位萧峰这样的人物,他又会不会因为是契丹人身份就被宋朝人当成全民公敌呢?我想请诸位看官参考一位真实人物的际遇——北宋真宗朝有一位大将叫王继忠,在领兵抵御辽军入侵的战场上,身陷重围,因援兵不至,只好归顺辽国。后王继忠说服辽国国主与宋朝议和,又致信宋朝,为和议穿针引线,促成“澶渊之盟”的签订。宋辽立盟之后,王继忠仍留在辽国为官。按正统的评判标准,王继忠无疑是一名“贰臣”,换成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汉奸”“卖国贼”了,每人吐一口唾沫,就可以将他淹死。要知道,西汉时,大将李陵也是因为兵败投降匈奴,汉武帝即诛杀李陵一门三族,司马迁为李陵辩解几句,竟被处以最耻辱的刑罚——腐刑。

专业点评

生活在宋朝》:从宋朝民众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等入手,结合当下的现实热点,选取宋朝历史上的相似案例,幽默风趣地进行解读。“大宋消防队”“舌尖上的宋朝”“大宋足球联赛”“宋朝拆迁,每户会补多少钱?”等话题十分接地气,以史为鉴更能加深我们对时事的理解。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编辑:林泽 | 欢迎申请样书)

我要投稿  发布书讯  新书推广  京东购书

相关资讯

新会员赠2000元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