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会员立即登录图书试用网: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宣传平台!
图书试用网品牌出版频道
免费送畅销书
在线客服 帮助中心
您的位置: 品牌出版 >> 书讯 马上发布最新书讯

《我叫刘跃进》:讲述“羊吃狼”故事

作家刘震云创作的长篇小说《我叫刘跃进》日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因工地厨子刘跃进丢包、捡包引发的一连串喜剧故事。该书出版以来,连续高居各大书店文艺类畅销书排行榜。昨天,刘震云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思维逻辑是拧巴的,故而生出许多阴错阳差的事,他写这部小说就是想把拧巴的理儿给拧巴回来。

■关于人物

刘跃进是大尾巴羊

小说《我叫刘跃进》从工地厨子刘跃进大意丢包开始写起。他在找包的过程中,又捡到一个包,包里的U盘里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涉及到上层社会几个人的身家性命。于是,为找到这个U盘,删除大量证据,一群“狼”开始寻找刘跃进这只弱小的“羊”。因为“羊”的几次偶然事件,“狼”几次与U盘失之交臂,如此成就了一个“羊”吃“狼”的故事。

随着小说故事的发展,不断有新人物加入进来。比如青面兽杨志、任保良、严格、韩胜利、赵小军等30余位各色人等。有读者反映,由于众多人物出场,小说头绪紊乱,常常看了后面忘了前面。对此,刘震云表示,人物的繁多可能会影响阅读,但对于那些静心阅读的读者来说,应该不会造成障碍。“此外,为了提示读者,我在每章开头还对人物或情节做了扼要的交代。”

刘震云说,他在小说中之所以把人分成羊和狼,是给读者一个通俗的比喻,“鲁迅也曾这么概括:吃人的和被吃的。世界很复杂,世界上所有的狼都在装羊,有句话说披着羊皮的狼;而世界上所有的羊都在装狼,装大尾巴狼。刘跃进就是装大尾巴狼的羊,活上一辈子就剩下善良。”

■关于主题

探讨偶然和不可掌控

刘震云在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探讨的主题各不相同。《一地鸡毛》说的是吃的事,以小林家的豆腐馊了发难;《故乡面和花朵》写到了人的脑子;《手机》探索说与想,说对想的背叛,口对心的背叛;而《我叫刘跃进》则想如何把拧巴的理儿给拧巴回来。

在小说中,刘震云用得最多的词是“拧巴”。他说,这个词是他从生活中学到的,“它的同义词叫‘别扭’。生活中最大的别扭是大家对别扭无能为力,但都还这样过活,这就出现很多笑话———一个严肃、庄严的事成了笑话和喜剧。”刘震云说,这些年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每天遇到的十个人中,有九个半是难缠的。他会把一件事说成另一件事,接着又说成第三件事,或把三件事说成一件事。“照这样的逻辑办事,事情不阴差阳错才怪。依此类推,一天十件事有八件事在拧巴着你,这就改变了我的写作观。”

刘震云说,很多作家写作是因为生活打动了他或激怒了他,过去他也是这样,但现在和过去不同了,“我是想把生活中拧巴了的理儿给拧巴回来,把骨头缝里拧巴的理儿也给拧巴回来。这不只是为了写作,也是为了我自己。因此可以说,这次写作具有转折意义,不是体裁、风格、感觉、情绪的转变,而是我写作理念在转变。这种转变不仅体现在了这本书中,还会体现在下一本、下下一本书中。”

此外,刘震云还想探讨两个关键词,分别是“偶然性”与“不可掌控性”。“我们都知道,‘必然’在世界上是非常重要的,但实际上‘偶然’同等重要,因为我们每天一出门碰到的事情,十件事中九件是‘偶然’,一件才是‘必然’。甚至‘偶然’有时候比‘必然’还要重要,但是我们把它忽略了。这是我想探讨的一个问题。”

刘震云说,不可掌控的状态相对的是可掌控的状态。“在《我叫刘跃进》中,刘跃进是不可掌控的,丢了个包,又捡了个包。此外,其他好多人也是不可掌控的。问题是当两个不可掌控的东西碰到一起,就不是两个不可掌控的了,它会发生化学反应,即这种不可掌控的背后出现的是悲剧,但是悲剧的后边出现的又是喜剧。”刘震云说,大家都是卑微的人,在这个世界的面前能掌控的事情非常少,不可掌控的状态特别多。

刘震云表示,《我叫刘跃进》无论语言节奏还是情节的转换都过快,这与他过去的作品是不同的。“过去我的小说比较散漫,比如《一地鸡毛》《温故1942》《手机》,都是比较散漫的小说。但这次我有意将速度加快了一下,试图锻炼一下自己的掌控能力。”
2007/12/20 11:12:31  来源:长江文艺出版社
更多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