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会员立即登录图书试用网: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宣传平台!
图书试用网品牌出版频道
免费送畅销书
在线客服 帮助中心
您的位置: 品牌出版 >> 书讯 马上发布最新书讯

听“死神”讲《偷书贼》的故事

《偷书贼》是一本通过故事展现文字的力量的小说,也是一本少见的由拟人化的“死神”作为故事讲述者的小说。作者为澳洲小说家马格斯·苏萨克。苏萨克1975年出生于悉尼,30岁时已成为当代澳大利亚文学界获奖最多、著作最丰、读者群最广的作家。迄今已出版:《输家》、《与鲁本·乌尔夫战斗》(美国图书馆协会青少年类最佳图书)、《得到那女孩》、《报信者》(澳大利亚儿童图书协会年度最佳图书奖)。《偷书贼》的故事源自他幼年时父母讲述的情节,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的父母曾经亲眼目睹盟军轰炸汉堡之后的惨状,也看过纳粹押解犹太人前往死亡集中营的悲剧。苏萨克说,父母讲述的情景他一直记在心里,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些故事写成书。伴随着《偷书人》的出版,他被澳大利亚和美国的评论家称之为“文学现象”。

此书得奖纪录无数,先后登上英美多个畅销书排行榜,包括纽约时报青少年文学排行榜第一名、美国亚马逊网络书店第一名、英国文学图书排行榜第一名等,感人程度超过《安妮日记》和《追风筝的人》。

在2007年上海书展上,本书荣居文艺类图书销量榜首位置。

【内容梗概】

生命中的第一本书死神第一次见到偷书贼莉赛尔,是在前往慕尼黑的火车上。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女孩的弟弟病死在半路,被埋葬在铁路沿线的一个小镇上。在弟弟的葬礼上,悲伤的莉赛尔捡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本书:《掘墓人手册》。

莉赛尔的父亲被打上了共产主义者的烙印,失踪了,母亲把她送到了慕尼黑郊外莫尔钦镇的一户寄养家庭,随后也不知走向。

养父汉斯·休伯曼是个温和沉静的高个子男人,他的职业是粉刷匠,平时也靠拉手风琴挣点钱。养母罗莎·休伯曼矮矮胖胖,替人洗熨衣物补贴家用。她看似粗俗凶悍,却有一颗善良的心。

莉赛尔慢慢融入了新家的生活,和邻家少年鲁迪·斯丹纳成为了好朋友。他们一起在泥泞的街道上踢足球,后来也一起犯下了不少盗窃案。有着纯正日尔曼血统的鲁迪,却疯狂崇拜在柏林奥运会上拿到四块金牌的美国黑人田径选手杰西?欧文斯。他曾经用木炭把自己全身涂黑,在夜晚的休伯特椭圆形运动场上发足狂奔。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夜,这孩子气的举动,却蕴含着可怕的政治风险。鲁迪无法理解父亲的警告,也不明白那些人为制造的种族差别。孩子们只会追逐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心无旁骛地成长,正如同奔跑之于鲁迪,以及书籍之于日后的莉赛尔。

逐渐熟悉新环境的莉赛尔,仍然不停地梦到死去的弟弟和失踪的母亲,痛苦不堪。为了安抚莉赛尔,养父汉斯开始为她阅读那本在墓地拾到的《掘墓人手册》,并且以这本书为教材,教十岁的小莉赛尔识字读书。对于莉赛尔而言,《掘墓人手册》是有着非凡意义的一本书。它既承载着莉赛尔最初的悲苦记忆和成长之痛,也是点燃她梦想的第一颗火种。天气晴朗的时候,她和爸爸去安佩尔河边学习;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地下室里学习。1939年的夏天之后,她终于能流畅地阅读《掘墓人手册》,而此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号角吹响了。又一份珍宝1940年,德国举国上下都开始筹备希特勒的生日,莫尔钦镇的纳粹党部举行了一次篝火庆典,而点燃这堆篝火的“燃料”正是“报纸、海报、书籍、旗帜——敌人用于宣传的任何东西”。此时的莉赛尔虽然识字不多,却已经变成了一个热爱读书的人,因此看到庆典现场那熊熊燃烧着的书山时,莉赛尔心中有个声音告诉她这是一种罪恶。篝火熄灭后,莉赛尔在堆积如山的灰烬里,翻出了一本《耸耸肩膀》,偷偷地带回了家。

莉赛尔的偷窃并非滴水不漏,事实上,镇长夫人目睹了她偷拿禁书的全程行动。她是养母罗莎洗熨业务的主顾,这让莉赛尔忐忑不安了很久。终于有一天,镇长夫人叫住了来送衣服的莉赛尔,把小女孩请进了书房,里面的藏书可谓汗牛充栋。坐拥书城的感觉让莉赛尔欣喜若狂,几乎忘了向这位忧郁的女主人道谢。后来她才知道,这里的许多书属于镇长夫人的儿子,他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

与此同时,另一个重要人物也将在死神的故事里登场。爸爸汉斯用香烟换了一本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连带着夹在书中的钥匙转寄到犹太人马克斯·范登伯格手中。马克斯的父亲在一战的时候救了汉斯?休伯曼一命,因此汉斯愿意豁出自己的性命来保护这位年轻的犹太人。

数年的逃亡生涯,让马克斯时时处于惊慌之中,而仓惶离家时没来得及回头看家人一眼,无尽的悔恨成为他生命中最深的痛楚。初来休伯曼家时,马克斯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就如同几年前初来乍到的小莉赛尔一样。关于这些噩梦的交流,成为了莉赛尔和马克斯友谊的开端。

马克斯的出现,让休伯曼家的生活宛如孕育着汹涌暗流的平静河水,看似安宁,其实却如同高空钢丝,一不小心就跌了个粉身碎骨。马克斯是个好胜、倔强的人,他的爱好是拳击,但为了活命,不得不龟缩在休伯曼家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莉赛尔和他一起读书,为他剪头发,带给他每天的报纸,给他描述每天的所见所闻——比赛的进球,天空的颜色,给他残酷的封闭生活带来一缕阳光。

莉赛尔十二岁生日之后,马克斯也开始为她制作礼物。他把那本救过他性命的《我的奋斗》裁成了一页一页,用油漆刷成白色,然后在上面书写自己的成长和逃亡经历,配上图画,起了个名字叫《监视者》。这是莉赛尔生命中又一份珍宝。他们停止了哭泣和尖叫莉赛尔在镇长夫人的书房里发现了一本让她深深着迷的书——《吹口哨的人》,书里恐怖的杀戮描写让她既紧张又兴奋。某天临走的时候,镇长夫人执意把书送给她,紧接着取消了今后的洗熨业务。这让莉赛尔怒不可遏,她大声咒骂镇长夫人妄想用一本书买通她,觉得遭到了最可耻的背叛。

鲁迪在希特勒青年团里得罪了头头们,结果被弄了一身牛粪。两个人的这几桩伤心往事,让鲁迪和莉赛尔又滋生了犯罪的念头。在鲁迪的协助下,莉赛尔翻进镇长夫人的书房,偷走了那本曾被自己拒绝的赠品——《吹口哨的人》。后来这本书被小流氓们丢进了河里。鲁迪捞起湿透了的书本,站在寒冷刺骨的河水里微笑着向莉赛尔邀功:“亲一个怎么样,小母猪?”不过直到他进入坟墓,也未曾得到偷书贼的亲吻。

马克斯在地下室里每日坐着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尽可能地恢复体能。这个热血青年甚至开始幻想自己和元首打了一场拳击赛,他把这些都写进了送给莉赛尔的第二本书——《撷取文字的人》,所用的纸张,仍然是用白色油漆刷过的《我的奋斗》。

莉赛尔给马克斯的礼物,是堆在地下室里的一个雪人,糟糕的是,马克斯因此患上了重病,差点送命。在马克斯昏迷的日子里,小莉赛尔带来了许多礼物,并且在爸爸的鼓励下,在马克斯枕边朗读《吹口哨的人》。这期间,莉赛尔和鲁迪又到镇长夫人家里偷了一本书,《梦的挑夫》,这让她想起了马克斯和自己的梦。此后,她又开始为马克斯阅读《梦的挑夫》,直到他终于醒来。

1942年夏天,莫尔钦镇开始为空袭做准备,纳粹挨家挨户地检查居民们的地下室,看哪些适合用来当防空洞。马克斯藏在楼梯下面,躲过了一劫,而休伯曼家的地下室因为“太浅”,没有被相中。

在空袭来临之前,莉赛尔和鲁迪又去了一次镇长家,偷拿了一本放在窗边的《杜登德语词典》。溜出镇长家之后,莉赛尔惊异地发现夹在词典中留给自己的一封信,原来镇长夫人一直知道莉赛尔在书房偷书的事情,却没有发怒,反倒送上一本词典以便偷书贼更好地读书。这让莉赛尔羞愧难当。

空袭来时,包括休伯曼一家在内的几户人家躲进了费得勒家的地下室。爆炸的轰鸣和掀起的巨大气浪让人们惊惶失措,为了寻求安慰,莉赛尔翻开了《吹口哨的人》大声朗读起来,渐渐地,所有人都被故事情节吸引,他们停止了哭泣和尖叫,甚至连空袭解除的警报声响起时都不愿离去。

不久之后,三辆满载着犹太人的卡车在莫尔钦镇停了下来。车上的犹太人被赶下来放风,他们又累又饿,不少人已经奄奄一息。汉斯于心不忍,扔了一块面包给一个犹太老人,结果挨了一顿鞭子。挨打之后,汉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可能为躲藏在地下室里的马克斯带来噩运。他悔恨不已,但马克斯还是离开了休伯曼家,临走的时候,他留给莉赛尔一本自己用油漆刷成的书——《撷取文字的人》,马克斯、莉赛尔和元首都被写进书里。《偷书贼》救了她一命德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之时,爸爸汉斯应征入伍,一同被征兵的还有鲁迪的父亲亚历克斯?斯丹纳。两个家庭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不幸中的万幸,两家的父亲并没有派上前线,亚历克斯去了一家军队医院缝衣服,汉斯则成为了战场上的收尸人。他在一场车祸中幸免于难,只是断了一条腿,反而得到了回家的机会。

在爸爸回来之前,莉赛尔和鲁迪跑去干了爸爸曾经做过的“坏事”,把面包扔给游街的犹太人。莉赛尔一直在搜寻人群中是否有马克斯,内心非常矛盾,备受煎熬。在躲避空袭的时候,她仍然为地下室里的人们念书,那些故事成了人们苦难心灵的救赎。

爸爸回来后,在城里的军队办公室里继续服役。有一天,莉赛尔终于在游街的犹太人队伍中发现了马克斯,两个人抱头痛哭。士兵用鞭子抽散了两人,莉赛尔企图去追赶马克斯,被鲁迪死命拦住。

最后一次,莉赛尔爬进了镇长夫人书房的窗户。她坐在地板上读书,长久以来悲惨的往事、所有在生命中遇到又失去的人们,在她眼前一一浮现。文字的力量让她心神不宁,现实的残酷让她痛苦不已,她撕碎了手中的书,大声喊道:“文字有什么好处呢?”

几天后,镇长夫人竟然登门拜访了休伯曼家。她送给莉赛尔一本笔记本,鼓励她自己写作。偷书贼不再偷书,在一次又一次空袭的间隙,她开始用稚气的文字书写自己十几年的人生,从死去的弟弟写到拉手风琴的养父,写到鲁迪,写到马克斯?范登伯格。在那场类似谢幕礼的空袭到来之前,莉赛尔终于完成她的处女作——《偷书贼》。她在最后一行这样写道:“我厌恶过文字,也喜爱过文字。我希望我能把它们运用得恰到好处。”

那次空袭警报来得太迟,包括爸爸、妈妈和鲁迪在内,整条汉密尔街几乎无人幸免,只有莉赛尔活了下来。那时她正在地下室读着自己写的故事。原本被认为“不够深”的地下室救了她一命,《偷书贼》救了她一命。

莉赛尔被救援的军队带走了,落下了《偷书贼》。而死神从垃圾车上捡回了这本小册子。两年后,战争结束了,马克斯?范登伯格活了下来,元首本人却回到了死神那里。

很多很多年以后,死神在悉尼再次遇见莉赛尔,收留了她的灵魂。那时她已经是一位老太太,死神在她面前掏出了那本黑色封皮的《偷书贼》。莉赛尔惊呆了,她问他:“你读懂了吗?”

死神反倒想问她,同样的一件事,怎么会如此丑恶又如此美好,有关于此的文字和故事怎么可以这么具有毁灭性,又同时这么熠熠生辉?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人类真让我捉摸不透。
2007/9/11 23:00:22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更多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