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会员立即登录图书试用网:最受读者欢迎的图书宣传平台!
图书试用网
免费送畅销书
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分享 > 原创读书笔记 > 正文
博库促销
京东促销

梁晓声:唯独不能原谅的是不善良

2018-2-1 8:14:06作者:宋燕燕 出处:赵都市报编辑:ilucking

《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是梁晓声温情主题的经典作品,其中,《父亲》等作品曾多次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母亲》被新闻出版署向全国的青少年进行了推荐。梁晓声先生在“朗读者”节目上朗读的《慈母情深》,正是《母亲》中的一个片段。本书进行了完整呈现。

1月12日,梁晓声新书《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在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首发,在本书中,梁晓声怀着一贯的良知与责任感,用最朴素真挚的笔触记录下人世间最柔软动人的片段,文字依然率性真诚,字里行间饱含理想主义的光芒和对人生命运的深刻思考。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表示,梁晓声之前出版的《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中国人的日常》在市场上都有不俗的表现,这本《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也值得期待。

在解释“为何柔软是坚定的”时,梁晓声认为,虽然大部分平凡人的生活是没有多少亮光的,但是生活中某个阶段的经历可能对人的一生有着特殊的意义。比如我们在遇上困难时恰好读到一本书,虽然那时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样,但却知道作家笔下的青年可以是一个好的状态。从容坚定就是这样的意思,书籍影响着我们,使我们离不好的人性越来越远,离好的人性越来越近,无论何时,都应该保留一颗善良的心。

坚持好人文化

记者:这个书名是您起的吗?

梁晓声:说老实话我起不出这样的书名。关键是这种想法不会从我头脑中闪过,因为我觉得它太长了,书名我喜欢两个字或者三个字的。但是我欣赏这个书名,这个书名是年轻的编辑起的。很多年轻人做了出版社的编辑那么多年,出版社的编辑收入不高,市场化的情况下还要把书做得漂亮,要替作者,尤其是替老派作者起一个相对更美好的名字,从这一点上讲,我觉得我们的编辑做得不错。

记者:现在出版业难做,有一种说法认为,数字化以后,纸质的出版物以后会越来越走向边缘。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梁晓声:应该说在手机和电脑产生的初期,全世界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是现在的一个问题是,至少在欧洲市场上,出版业还在保持着原来的那个水平。而且在欧洲市场上,经过了读书人数略有减少的几年,最近几年又开始回升。因此我个人非常希望我们中国也是这样。如果中国在一切方面都在进步,唯独在读书的人数方面一年比一年少,都认为看手机就等于读书,我会感到非常遗憾。

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沉迷于手机和游戏,您觉得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您希望年轻人读什么样的书,看什么样的电影?

梁晓声:我确实觉得中国的文化存在着一些倾向性的问题。有时,一个影视演员一部影视作品的片酬,可能相当于一个大中型出版社一年的经济效益。这种情况在全世界是不多见的。你如果在大学里教中文,肯定希望我们教出来的学生将来能为社会做贡献。但是毕业几年之后,他们可能被环境所影响,也变成了手机族和低头族。假如我们已经成为父亲或者母亲,一定要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希望你将来的孩子是一个读书的少年和青年,还是只希望你的孩子将来操作手机比别人快,快到像专业人士玩魔方那样?这两种孩子,将来到了20岁到30岁的时候,肯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多读书。谈到读书这件事,评论家孟繁华提到一个观点,他说我们现在的文学中缺少“上等元素”的表达,我个人非常赞成他的观点。两年前我发过一个长文,坚持好人文化。我想到一个什么问题呢?我这种人不会希望通过读书、看电影、看电视剧等一切与文艺有关的形式来了解人性是多么的坏。甚至我30多岁时,基本不接触这一类文化。

人类有多么坏?在早期时候,在这个地球上,人类有时比低级动物还凶残。但我要读书我要看电影我要看好的作品,我要了解人,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哪怕在别人眼里他平常没有多么善良,但是在特别的情况下,他能够表现出那种善的品质,这是由于什么原因?我要了解这个,这是我读书的意义所在。

所以我个人认为,做家长的朋友们,以后也要引导我们的孩子们这样去读书、看电影。

我向大家推荐一部电影,我前两天看的,看后很感动,叫作《动物园长的夫人》。我不上网,那天偶然打开电视就马上被这个电影名所吸引,然后就看,看了非常感动。大家回去一定要看,看了你们才知道这才是配我们欣赏的电影。

另外我也推荐《往事》,再推荐一部法国的动画片《魔术师》。我们现在才发现,那么多好的电影,好的动画片,好的书,都湮没在僵尸系列、吸血鬼系列、外星系列、异形系列中了。你得自己找出来,这才是配我们看的,这才是我们心灵所需要的东西。有些作品在解压的时候看一下可以,看得太多了,就是在浪费我们的精力。

母亲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她的善良

记者:在去年央视的节目《朗读者》上,您朗读了一篇文章,节选自您的作品《母亲》,为什么要选择这篇文章?

梁晓声:这不是我自己选的。如果我能决定,我一定选读别人的作品,因为我读过那么多的好文章,当然更希望推荐给别人。我曾经说,让我读《快乐王子》,读《卖火柴的小女孩》,或者读培根的散文都很好,但是这是节目组敲定的。

其实我对于读自己的作品,心里是不情愿的。虽然我在大学里教文学,但我从来不讲自己的作品。我对学生的要求也是这样,不允许本科生或研究生以我的作品做论题的内容。

我朗读的是书里面《母亲》的片段,当然父亲母亲早已经过世。我最近写一篇文章,类似《中国往事》,写20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以前,我们中国人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挣多少钱,写我们的日常生活。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想通过这个办法感觉我们今天的变化,感觉我们中国人是怎么过来的。谈到《母亲》,我有一个感觉,我们相当多的人的母亲,一生都没吃过几次像样的饭菜。如今我们在任何饭店里,只要是四个人以上的聚餐,所点的一桌菜,在以前过春节时家里的饭桌上,大多是不会出现的。那时的饭桌上什么都没有。

谈到穿,当时老百姓穿的只有两种布,一种是斜纹布,四角八分钱一尺,那算是比较好的布;还有平纹布,两角八分钱一尺。有那么多的母亲,去世时都没能穿上一身平纹布做的寿衣。所以回过头来看,我写《母亲》和《父亲》时,不只是写我的父母,那个时候的父母都是那样,他们贫穷但是他们善良,我看重他们的善良。父母是文盲,没有家书留给我们,但是他们在用自己朴素的一言一行影响着我们。所以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写父母是朴素的人,我们受他们的影响,拉着他们的破衣襟长大,这种影响一直延伸到今天。

回过头来看,我尤其要感谢父母。我觉得中国几代平凡的、不识多少字的农村父母,是值得我们怀有感激之情的。因为正是他们的儿女在后来的时代做出了成绩,那些院士、科学家……他们的父辈多数都是农民,所以我愿意歌颂他们。

记者:父母对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梁晓声:我父亲是三线工人,他的口粮是36斤,但是他不在家里住,他在四川西北。我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在家里。母亲是家庭妇女,口粮是28斤半,我们接下来的口粮是26斤、24斤,我们长身体的时候自然不够吃,所以我家当时被称为“粮食补助户”。每年由街道开证明,可以补助七斤或者八斤粮食。

有一个夏天,一个农村老爷爷来我家讨饭,可是我家也没有粮了。那时没粮了就抖面口袋,我家没粮了,就把面口袋上粘着的面粉刮下来,如果刮够一碗可以煮一碗粥。老爷爷来了,母亲就不喝了,让老爷爷喝了粥。因为这个,我们家取消了粮食补助。我母亲说这件事我来承担,我家以后不要补助就是了。这件事给我的感觉就是,母亲坚持的根本原因是善,这也是我所强调的。讨论文化对人类有什么价值和意义,我们可以列举出很多方面。但是我认为,说到最根本的,就是关乎人类进化的问题,就是善。

记者:现在有些孩子是利己主义者,非常自私。对于他们,您有怎样的忠告?

梁晓声:对于年轻人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原谅,唯独不能原谅的是不善良。一个年轻人,不管他有多少优点,多么聪明,多么富有创造精神,多么有凝聚力有领袖潜质,但是如果他不善良,他依然不是一个好青年,并且可能日后也不会成为一个好人。

一个青年,他可以很笨,有时候或许有一点以自我为中心,有时候或许很急功近利,这都可以原谅。只要他保留着一颗善良的心,就可能会得到别人的喜欢,老师也可以用喜欢的眼光来看他。

  • 我要投稿
  • 发布新书
  • 品牌展示
新会员赠2000元电子书